上学时间又有变化?中小学生的到校时间延后了

中小学生的到校时间延后了

教育部发文通知,中小学生的到校时间延后了

对于任何一个孩子来说,最重要的任务都是接受教育,所以,孩子在三岁的时候就会进入幼儿园,经过一系列漫长的学习,最后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在整个过程中,老师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教育的地位越来越高,国家和家长一直盯着学校,希望他们能够提高自己的教学质量,培育优秀的学生。一路走来,学生已经经历了太多的学习任务,所以,最希望的就是孩子能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

说起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家长和学生都心知肚明。

学生每天要背着沉重的书包奔波,晚上学习到深夜,早上很早就要起床上学,有时候上课都会打瞌睡。虽然说家长看着十分心疼,但也没有办法。

孩子的学习对于家长来说是最重要的,一刻也不敢放松。一部分学生会因为压力太大、缺乏睡眠,最终出现心理问题,严重影响学习和身体健康。由此可见,充足的睡眠对于孩子来说非常重要。

针对当前的这种不良现象,教育部已经发出了通知。

适当推迟学生上课时间

虽然教育很重要,但是学生的健康更重要。所以学生上课的时间需要有调整,小学生和中学生都应该在八点之后。

小学生8:30之后正式上课,中学生则推迟到8:20之后。相关学校必须调整自己的到课时间,如果有违反,一定会受到严厉惩罚。

初中生相对来说学习压力比较大,必须确保每天开课的时间不得早于8点20分,这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学生的睡眠时间。他们正处于身体发育的关键时期,只有睡好了才能更好地发育、长个子。

这一通知的落地,让很多学生心中紧绷着的弦终于放松了,起码每天能睡个好觉。 时间调整之后,学生有了充足的睡眠,早上还可以起来吃个早餐,洗漱完毕之后再到学校去,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完全睡不够,连早饭都来不及吃,路上匆匆忙忙赶时间。

事实上,科学研究也说明,早饭对学生的身体发育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教育部将重点加大对孤独症儿童的教育关爱

26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保障残疾人权益共享幸福美好生活”新闻发布会。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朱东斌在发布会上介绍,教育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并实施了两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推进特殊教育改革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十三五”期间,特殊教育在校生由2015年的44万人增加到2020年88万人。

朱东斌表示,教育部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编制实施第三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不断加大政策、资金、项目对特殊教育的倾斜,重点加大对孤独症儿童的教育关爱,努力使残疾儿童少年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明确了!体育与健康纳入教育部监测学科领域

\

9月27日,教育部印发《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方案(2021年修订版)》,对新时代改进监测工作进行了部署和安排。

在拓展学科领域方面,《方案》增加劳动教育、心理健康和英语学科领域,实现“五育并举”全覆盖。为创新方式方法,监测工作将充分运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脑科学等领域前沿技术方法,试点开展人机交互测试,探索多领域综合评价和跨年度增值评价。

教育部教育督导局负责人表示,强化结果运用是《方案》的一大亮点,也是新一轮监测的主要改进方向。《方案》新增政策咨询报告和区县监测诊断报告,发挥监测服务政策调整和改进一线教育教学的作用。同时,增加“结果运用”部分,从服务决策咨询、督促问题改进、支撑督导评估、引领质量提升四个方面运用监测结果。此外,为强化地方责任,《方案》提出建立省级统筹、区县为主的监测结果运用制度,强调监测结果要下沉到区县和学校,切实发挥监测服务教育教学改进的作用。

《方案》还明确了监测学科领域、周期及对象。监测学科领域主要包括德育、语文、数学、英语、科学、体育与健康、艺术、劳动、心理健康。每个监测周期为三年,每年监测三个学科领域。第一年度监测数学、体育与健康、心理健康,第二年度监测语文、艺术、英语,第三年度监测德育、科学、劳动。监测对象为义务教育阶段四年级和八年级学生。

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是教育督导的一项制度安排。2015年《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方案》正式印发以来,全国已完成两个周期监测。《方案》总体沿用2015年版监测方案的内容及架构,在拓展学科领域、创新方式方法、强化结果运用等方面取得突破。

教育部重要发布!事关“私教”

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教育部高度重视、态度坚决,将“双减”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和重大民生事项,列为今年部党组的“一号工程”和教育督导的“一号工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采取积极稳妥有效措施,狠抓工作落实。

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负责人强调:“双减”工作是一项长期性复杂性系统性的工程,必须注重当前和长远相统一,往深里做、往宽里做、往严里做、往远里做,持续用力、久久为功。

下一步,一是继续完善配套政策。在督促各地落实好已经出台的配套文件基础上,加快预收费监管、加强培训机构党建等其他配套政策法规的制订进度。研究修订竞赛管理办法,治理打着“国际”旗号的各类竞赛。同时完善“营改非”流程,进一步明确过程中的公示期限、资产确权等政策。研究起草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在组织机构、从业人员、培训场所、培训内容等方面对学科类和非学科类机构同步作出规定。加快校外培训管理条例立法进度,对非学科类机构管理一并纳入。

二是强化监督检查。加强与有关部门联络协调,统筹运用好各种方式方法,加大对“一对一”“高端家政”“众筹私教”“住家教师”等隐形变异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继续跟踪各地进展,压实地方责任,适时开展“双减”大督查,对工作进展缓慢的省份加强针对性指导帮扶,对履职尽责不到位的地方和人员严肃问责。

三是总结推广经验做法。梳理各地好的经验做法,建立典型经验推广制度,遴选推广一批、印发宣传一批、网站公布一批、主流媒体报道一批、深度剖析一批、打造“双减”精品一批,持续深入宣传引导,营造“双减”工作的良好社会氛围。